会跟投诉的邻居表达歉意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11-19 18:04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张:我在外地还有课要讲,一时还不能回京。我会安排人,在这两天就去拆。在楼顶施工要注意安全,我得(把施工方案)确认了才行。但肯定会在15日之内拆掉违建部分,强拆就没有必要了。

fw:此事被曝光后,你面对被全国人民质疑,对生活有什么影响?

fw:城管说6年找了你好多次,你都以在外地为名不出现,是不是这样?当时为什么不配合城管进行拆除?

fw:有媒体称你只有小学文化,并没有医学背景,行医是否取得资格?取得了哪里给的行医资格?是不是中医世家,但爸爸就是一个村里的赤脚医生?

张:我在入伍之前,是跟着我爷爷学中医,在村里做赤脚医生,并在地方卫校学习过。我20岁因为有行医的技术,被特招入伍。在北京军区军医学校学习过,取得了中专文凭。后来又在光明中医函授大学,拿了本科文凭。

张:当时没觉得影响这么严重,我想在施工时,尽量在景观上搞得更美更好。当时也做好了两手准备,如果执法部门顶不住(舆论压力),让我拆我就拆。

2008年,我俩在楼道碰见,兰先生又跟我说装修的事打扰了他家。我说都给了你钱,就别再张扬了,想让所有邻居都知道吗,我每家都赔可赔不起。后来我俩吵起来了,他就把家里人都喊出来,说我打了他。我俩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,能打起来吗?

张:我没给过物业一分钱,反而物业还给过我钱。最初他们建议我,把跃层的薄玻璃换成真空的,还补贴了我一点钱。

2607号的兰先生,在我2007年开始施工的时候,反映他听到声音就神经衰弱。几次找我,找物业、居委会、城管、公安。后来我当着他家律师的面,给了他女儿10万元作为补偿,还签了合同。

张:城管已经让我拆了,我没必要顶着不拆,跟他讨价还价。不要让城管承受这么大(舆论)压力了,我也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。我会在15日之内,把能拆的都拆了。

我就找了专家,建议我用树脂的假山皮材料,能够隔热防尘。物业也有文字材料,批准我用假山皮包裹跃层周围和楼顶的几十个烟囱。

fw:你开始建的时候,是否知道这是违法行为?既然知道违法,为何还要建?

fw:据说物业给你开了准许建设证明,有这回事吗?有人猜测是给物业钱了,给了多少钱?

我们后来去了派出所,警察让他去医院验伤。我在派出所等了半天没见人回来,一打电话他根本没去医院,直接回家了。他拿了我10万元,还是到处找公安、城管投诉我,又找政府投诉城管不作为。后来他怕得罪公安,又看到那年房价大涨,就卖了房走人,赚了一倍的钱。

张:我想到了施工会对邻居造成影响,所以我给了大家一些补偿。比如好多邻居来找我看病,我都不收钱。逢年过节的时候,我还给各家送去果篮、鲜花什么的。2608号的严女士家中漏水,也是我帮着找到问题所在给解决的。

张:奇经堂的一些经营者,告诉我此事对他们信誉度有影响。老的病人,认识我的还好,新的患者可能来得少了。我要给他们道歉,没想到会牵扯到奇经堂。我已经退休了,不再去奇经堂坐诊,只是偶尔去讲讲课。

我想先拆葡萄架。葡萄架有20多米长,看过去最显眼了,给人感觉像盖了一排别墅似的。其实葡萄架对楼顶、小区的绿化有非常好的作用,上面的爬山虎长出来会很好看。

张:我建这个假山,主要是为了隔热防尘。刚搬进来的时候,住顶层特别晒。我咨询了绿化委,说假山皮配一些植被能隔热。我买的这些假山,都是树脂材料的,很轻也就是张皮,隔热效果很好。

“人济山庄违建事件”被媒体曝光后,社会公众对于违建本身以及违建的主人——张必清有颇多质疑,甚至有许多网友认为他就是另一个王林(被指行骗的江西气功大师)。

张:2007年,发现楼顶的跃层根本没法住,又晒又有烟道熏着。后来找物业,建议我将跃层的薄玻璃换成真空的,换了之后还是没有改观。

张:出了这个事儿,我压力非常大,从昨天到现在就没有合眼,这次出差定好的讲座,也换了别人来讲了。

fw:建设过程中是否意识到影响了邻居?还有人说2607号的首任业主兰先生,在和你交涉中被打?以至于卖房?

张:其他人可以站在楼底下看看嘛!再一个想拆的是阳光房。当初为什么盖阳光房呢?因为我购买的100平方米跃层,在楼顶的中央,离四周都很远,看不到紫竹院的湖面。座椅在跃层靠湖面的位置,盖了个阳光房。没有用砖石,拆起来也方便一些。

现在没有多少记者跟我对话,我一时没法回京解释,实在是苦于没有说话的机会,面对大家的质疑无法回应。这两天有很多亲友、过去的病人打电话给我慰问,有的人几个小时电话都打不进来,非常着急。

根据北京企业信用信息记录,北京奇经堂国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其法定代表人/负责人为刘晓丽,于2010年11月26日成立。而该公司经营范围中主要为销售保健食品、ⅱ类医疗器械以及批发(非实物方式)预包装食品等。记者注意到,在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中并没有医药或者医疗的内容。

张:城管2008年上楼顶看过一次,拍了照。后来我也不是不配合他们,我确实是不常住在人济山庄,又老出差,所以他们没找到我。

楼顶上还有烟道,以前根本没法上去,烟到处飘熏得不行。我用假山把烟道包裹起来,让烟往上飘,这样跃层才能住人。所以我建议假山就不要拆了。

我希望奇经堂的经营者,吸取我这个事儿的教训。现在国家的法制更健全了,他们以后经营要更加遵纪守法,淡化商业味道,多注重医技医德的培养。我自己以后也要低调做人,不会再这么张扬了。

跃层被假山围住后,新的问题出现了:挡住了我观赏紫竹院湖面的方向。我就想着在跃层前盖一个阳光房,我当时意识到这是一个违规建筑,这个行为不合适,也没有经得物业批准,是擅自加盖的。所以我用轻体材料,方便将来随时能拆除。

张:面对大家应该没问题,因为不是所有邻居都对我有恶意。只是个别人,趁我不在家接受了采访,我也看不见。我回去,会跟投诉的邻居表达歉意,以后我会更注意一点。

同时记者上午从朝阳工商了解到,目前奇经堂所属区域的工商所已经到其处去进行调查。“调查需要一段时间,有结果将第一时间通报。”朝阳工商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对于奇经堂有无行医资格的调查正在展开。

我1986年在部队取得医师资格,又在沈阳军区下属医院,取得主任医师资格。1986到1990年,为支持地方搞科研,我在秦皇岛中医院任副院长、分院院长。1990年退伍后,在秦皇岛开发区医院任院长兼书记。